網絡旅游網平臺

老黑出品:跟團游到底在游些啥

老黑影像志2020-08-08 15:59:55


你所知道的老黑,也許僅僅是大理老黑客棧的創始人和大掌柜。其實他(我)還是#大理·老黑影像機構# 的創始人和大照片的,所以給不少人拍過各式各樣的照片;只可惜他們很多人不喜歡被曬照片,讓我們因此錯失了很多美色。

最近工作原因,出行六天。也因了“照相的”這一身份。我該慶幸大笑么,畢竟藉由工作,走了些很多人向往已久的地方;或者嚎啕鬼哭,誰能想到是以跟團的方式走完的形成,對旅游終于死心沒有踏地了。

我沒有愛過很多女人,至少機緣巧合之下行過很多路看過很多風景。

一直對跟團旅游沒什么好印象,花錢買醉,或者花錢買罪,這次一趟下來,感受更深了,出門旅游,跟團真的是下下下下下策。也許是我任務在身,沒有太多時間和心思去欣賞美景,了解文化,體味風土人情吧,但愿如此。

那么,問題來了,挖掘機技術哪家強?噢對不起,應該是跟團旅游到底都在游些什么。來,一起感受感受(圖文也許不符,吐槽為主,曬圖為輔;文字也許很黃很暴力,圖片可能很傻很天真。雖然對某地一無所知,我也可以像很多旅游歸來的人一樣炫耀一番,哦,那里我去過。“那里好玩么,感覺怎么樣?”“呃……光顧著東張西望四處亂看,誰知道有些什么。”總之,我去石林,游大理,看恐龍,逛麗江,還上了雪山。)

到達大城市昆明會師之后的的第二天,跟旅行社安排的車約好一點出發去石林,可是大巴車遲到了快一個半小時,據說是堵車了。也是,我在山里徒步、古城走路都難免塞車呢,何況大城市,想想就理解了。于是乎在原諒了司機遲到后,趕向石林。

入園還好,人很多,但是進園乘坐的觀光車更多,呼啦一下就把我們帶進了旅游勝地。石林名不虛傳,目力所及,果然很多石頭;比石頭更多的,就是人了。想拍幾張照片表示到此一游,總是變成跟人合影或者被人合影;權當圓個明星夢,畢竟有人來合影了。導游很敬業,一路講解,說了很多風俗、禁忌之類;我已忘卻,只記得她總說時間緊,大家抓緊時間、在哪里拍照之類的話。最后告訴大家幾點在哪里集合返回。

在我感嘆果然好多石林還來不及被當地阿詩瑪拐走的時候,很快就到了約定的集合時間。好吧,走,向前走,跟很多游客一樣,我已經來過石林。

因為趕時間,在景區門口打仗一般胡亂塞了兩碗飯,即刻按回昆明,看《云南映象》,服裝、音樂、歌舞、燈光等各方面真是一流;非常震撼的表演。事后想來,這是此行最值得的節目,值得點32個贊;如果有機會,再看兩次三次都不夠。

下一站是我工作生活的大理,終于可以以游客的身份感受大理了,看看為什么總有人說大理不好玩以后再也不去了之類的話。

中途我們還順道去陸豐看了恐龍谷,雖然分不清“鬼鬼祟祟走來走去那只”和“沒有人性追著小朋友亂咬的哈~哈那只”,但總算了解了一點食肉恐龍和食草恐龍的區別;而且,恐龍谷真的好多恐龍骨啊。

恐龍那樣的龐然大物都滅絕了,所以高手也得吃飯;于是我們又打了一仗。

在導游干飯、肚子干大了沒有等假裝幽默的各種講解中,得知云南毒品泛濫,聞之怕怕;之后迷糊的睡去,迷糊的醒來。大理,我回來了。

廣義大理,就是蒼山洱海,風花雪月和古城。想用有限的時間走進無限的風景里,取舍很重要。旅行社取的是洱海,放歌、蕩舟、看表演。身在大理許久,卻從未領略,想想是值得期待的。

去到洱海之畔,上船,出發。可能是夫婦的兩個人,男的撐船,女的訓魚鷹,從一片小樹林里施施然出來了。劃著船,用我們聽不懂的地方話吆喝著,指揮著。突然,魚鷹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如破竹,捕了好大一條魚。船夫趁勢介紹,說是洱海野生魚,原生態無污染,買了上岸就可以燒烤。顯然,大家對燒烤沒興趣,無動于衷;只想繼續看魚鷹捕魚。可惜,魚鷹完成工作指標了吧,再無所獲。

在那么小的范圍內,每天接待那么多游客,每次出工都捕到魚,而且是野生的,洱海里面得有多少魚啊;作為歷史由體育老師教的文科生,我實在算不清楚。才看完魚鷹的表演,接著又是一盤人類的歌舞。兩個節目,其一是白族傳統的《霸王鞭》,另一個忘了。只記得臺下觀眾在吼,說讓演員笑一笑;只記得臺上的她們確實沒有笑容和表情。不過,古龍早就說了,沒有表情也是一種表情。

一上午基本上就這么稀里糊涂的廢掉了。飯還是要吃的,繼續打仗;不過打的事持久戰,光等菜上桌都一個多小時了,據說飯菜都是現做現炒的,所以很慢。

隨后,我們還抽了點時間,逛了大理的標志性景區崇圣寺三塔,看了古城南大門。之后去了麗江,終于理解他們為什么說不好玩不再來了。

麗江的行程安排是玉龍雪山、藍月谷、玉水寨和《印象麗江》(《云南映象》后,感覺這些都是浮云)。

行程、方式和之前幾天沒什么區別。七點半從麗江古城出發,趕往玉龍雪山;買門票、購氧氣、租衣服、等纜車,各種折騰,中間還免費看了一場因排隊引起的爭吵。十點過,終于可以上山了。導游放話,十一點準時下山集合。

去到山上,海拔4500多,玉龍雪山還真有雪,雖然不多;比雪更多的是身著各色羽絨服的人;他們上山不看山的壯美地的遼闊人的渺小,而是忙著和“海拔4506M”的石頭合影,而且是“搶”的。

差不多二十分鐘后,如約下山。隨后的藍月谷、玉水寨,走馬觀花,像上廁所一樣,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都是那么回事,廢話太多,不表了。

如此看來,跟團游,與其說游,不如說搶。搶的事晚睡早起,搶的事排隊,搶的是上廁所,搶的是餐桌、座位,就跟打仗一樣,很需要體力。

此行跟拍的團隊還算是品質比較高的純玩團(所以住得很好,但也僅止于睡一覺),在相對而言的旅游淡季尚且如此,那些黃金周、三五千元云南、三亞、馬爾代夫三日游、五日游出行的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是為了博同情么?

貝瑪說得對,旅游時很辛苦的事情!

------------ END --------------

“你這種年輕人,我見得多了,懂一點武功就以為可以橫行天下。其實走江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會武功,也有很多事情不能做。你不想種地,又不屑于去打劫,更不想拋頭露面在大街賣藝,那你怎麼生活?武功高強,也得吃飯!”

【關於老黑:

大理老黑客棧創始人,#大理·老黑影像機構#負責人;中國國家地理資深會員,攝影師,原駐汶川記者。

無論我在哪裡,都會找到我;通過以下途徑:

新浪微博:@大理老黑客棧-黑店

微信:laoheikezhan

豆瓣小站:@大理老黑客棧-黑店

公眾平臺:laohei-kezhan

QQ:2228781291

尋人電話:18206973450】

Copyright ? 網絡旅游網平臺@2017

体彩7位数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