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旅游網平臺

周邊游創業“消失”的這兩年

新旅界2020-08-09 11:22:58


在科技部3月23日發布的《2017年中國獨角獸企業發展報告》中,成立于2011年的周邊游創業公司要出發,以10.6億美元的估值,與途家網、驢媽媽和小豬短租三家旅企一起登上了這份榜單。


但與途家、驢媽媽等這幾年在資本圈玩得風生水起不同,以要出發、一塊去等為代表的周邊游創投市場已經沉寂近兩年。



2016年之后,風險投資將目光迅速調轉,曾經火爆的周邊游市場瞬間冷卻,在這段“消失”的日子里,這些周邊游企業仍在試圖探索它們的生存之道:“逆流而上”——放棄巨頭把持的C端流量市場,往上走向資源端。


風口過后? 現實很殘忍


幾年前,這些把核心都市圈周邊的景點和酒店打包起來,提供1-3天短途游還是新奇事物,吸引了風投資本家和其他投資人攜重金紛紛入局。


2011年成立的要出發旅行網幾乎可以說是含著“金鑰匙”出生——著名風險投資家李開復和他的風投公司創新工場帶來了160萬美元的天使輪、A輪投資,并且親自為其站臺,擔任產品的代言人。此后要出發又分別在2013年12月拿到了祥峰投資的800萬美元B輪融資,2014年9月獲得了紅杉資本和天圖資本3500萬美元C輪投資。


但是它的最新一輪融資卻一直停留在2016年4月,完成D輪5.5億人民幣的融資之后,要出發在最近的兩年時間里,再也沒有公開的資本動作了。


這并不意味著領頭羊失寵了。事實上,2016年之后,投資者對這個細分領域的興趣越來越冷淡。


一批在旅游創業熱潮時期涌現出的周邊游企業都面臨著相似的命運——周末去哪玩最后一輪公開融資是2016年2月,拿到了迭代資本、陌陌的數千萬美元,放假旅游網2016年3月獲得1000萬元A輪融資……


被稱為新三板“在線周邊游第一股”的一塊去,在2016年成功掛牌后完成了2輪定增,但同年末發布的第三輪1.12億元的定增計劃至今仍“在路上”,對此,一塊去的董事長兼CEO陳作智在接受新旅界(LvJieMedia)專訪時表示,“整個資本市場的大環境影響了旅游行業的融資狀況,這是最大的因素,而且市場上諸如攜程一類的大玩家做了很多合并整合的動作,這個趨勢也讓資本對獨立的創新型企業的投資意向變弱。”


從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來看,在整體投資增長趨緩的大環境下,旅游產業投資的規模仍然在逆勢增長,2015年全國旅游直接投資首次破萬億元,2016年,這個數值達到1.3萬億元,同比增長了29.05%,去年這一數字則有望突破1.5萬億元,并且到2020年預計將達2萬億元。


不過風口的確變了,過去一年旅游行業的投資數量和金額顯示,交通出行類企業以及綜合性服務企業的吸金能力較強,而集團類企業的融資金額是眾多項目中最高的。


對于資本環境的變化,北京聯合大學副研究員楊彥峰向新旅界(LvJieMedia)分析道,類似于要出發、一塊去這些發力于周邊游資源端的企業,它們也可以做得很好很賺錢,但是由于資源端的機會多而分散,很難達到風投資本所期待的幾十倍的增長和想象空間,這種特性導致資本,尤其是風險資本對這個領域的投資變少了,它們更傾向于投資回報率、想象空間高的行業。


陳作智則認為,在這個細分領域中,像要出發和一塊去這類已經完成D輪融資,或者C輪之后掛牌的企業,面臨著比較“尷尬”的處境——“規模中大或者中小的企業,前期完成了一些融資,估值已經比較高了,但是風險又還看不清楚,融資就比較困難。如果再小一點的話,可能就死了。”



精簡業務? 生存更重要


“先活下來,這個最重要。”

?

在采訪過程中,陳作智反復向新旅界(LvJieMedia)強調,“沒錢”的時候,更是要做好自己。


從一塊去此前發布的2017年中報數據來看,“縮減規模”已經有所體現了。在截至2017年6月30日報告期內,一塊去的營業收入為18,402.63萬元,較上年同期增加3814.63萬元,增長26.15%,不過考慮到在這期間還增加了新拓展的出境游業務,實際上周邊游業務的營收只有14675.02萬元,相比去年的14588.00萬元只是略微增加。


而在前幾年周邊游市場火爆的時候,這些創業公司也曾經歷過爆發式增長。要出發連續四年實現500%的增長。盡管一塊去相對而言體量更小,不過也曾經歷過快速擴張期,但在目前持續虧損,且新的融資還未到位的情況下,陳作智的目標很現實:縮小規模,力爭在今年實現盈利。


這就包括砍掉一些新業務,比如出境游。


“其實去年五月份就不再做了,經過半年的測試,我們發現這個市場并不適合目前這個階段去做,比如說大交通的控制會要求比較高。”公司公告顯示,2017年1月22日,一塊去全資子公司常州一塊去旅行社有限公司完成更名,并于同年5月獲得出境旅游業務經營許可。


陳作智還透露,當時之所以上馬出境游業務多少也有一些無奈的成分,“出境游市場近幾年一直很熱門,資本需要我們去講一些故事。”


一塊去不是唯一一個曾想要出海的。



2016年4月18日,在要出發公布D輪融資消息時,深耕境外游的眾信旅游作為投資方也赫然在列。根據媒體當時的報道,雙方在宣布戰略合作關系達成之后,也表示將要共同開發推出港澳、東南亞、日韓等“周邊”出境游產品,這也讓市場對于要出發如何進一步拓展“周邊游”的市場邊界抱有不小的期待。


但是兩年過去了,兩者的合作似乎并未擦出火花。在要出發周邊游的網站上,只有泰國一個境外目的地,記者發稿前發現唯一一款泰國普吉島的產品已經不見蹤影。新旅界(LvJieMedia)嘗試聯系了要出發和眾信旅游兩家企業,雙方均婉拒了采訪請求。


對該行業保持長期觀察的相關分析人士向新旅界(LvJieMedia)指出,周邊境外游并不是沒有市場機會,現在有不少海外包車、租車企業都開始增加目的地產品的內容和服務了,比如說皇包車、云地接就在做司機兼導游的服務,為出境游的游客設計一些有特色的包車路線。


但眼下,陳作智只想把精力放在國內市場,更確切地說是目的地的資源端,而不是令所有人都眼饞的C端流量。在他看來,這是一場毫無勝算的競爭。


“我不會虧錢去做C端,現在(與OTA)渠道合作也沒有問題,是賺錢的。”


相對于碎片化和分散化的資源端——玩家眾多、機會尚存,被攜程、飛豬、美團等巨頭把控的C端渠道,早就對新玩家關上了大門。


陳作智坦言,目前一塊去的APP沒有花很多精力在推廣,自有渠道主要是微信和天貓店,不過這部分的比重也只占到了20-30%,通過OTA平臺分銷的則占據了大頭,約為60-70%。


“沒有上百億不可能砸出來一個C端,那里已經有了各大江湖門派,對于旅游創業者來說就只能拉長戰線,從業務邊緣慢慢切入。”


往上走? 扎根資源端


前景似乎是樂觀的。


至少市場的需求仍然保持著旺盛的增長勢頭。對此,中經視野產業研究中心給出的預測是,2020年周邊游的市場規模將達到330億元,年均增速為50%。易觀智庫的數據則顯示,2016年中國在線周邊自助游市場規模達到了已經65.48億元,增幅遠高于旅游產業整體。


但另一方面,消費者的需求仍然沒有得到滿足。


“我不知道在廣州除了長隆、溫泉和海邊還能去哪玩玩,看來看去就是這些產品。”在廣州生活工作的王龍表示,都去過一遍之后就沒什么意思了,還不如在家休息睡覺。


而上個月末剛剛和朋友去貴州度周末的欣格更有探索精神,但是她吐槽自己的腿快走斷了,“如果沒有車真的不要去貴州玩,每個景點之間都那么遠,我的腿都快斷了。”從廣州出發到貴陽的高鐵不過四五個小時,風光也不錯,但整段旅程卻因為在景點之間的來回奔波而疲憊不堪。


一直身處這個領域的陳作智直言,過去兩三年里,周邊游在滿足用戶需求方面,發展是停滯的,大多數的產品依然是簡單的“景區+酒店”組合。“用戶想要什么呢?節約時間,節約成本,增強體驗,沒有誰完全解決了這幾個問題,因為這需要非常多的產業鏈配合。”



他最新的試驗成果是景區托管業務,根據他的介紹,在過去的一年多里,一塊去旗下的子公司宜景匯大約接手了十來家景區的托管業務,運營的效果還不錯,但他并不著急馬上鋪開來,只是希望今年這部分的業務能保證兩百萬以上的盈利。


不過這十來家距離國內三萬多家景區這個數字仍然非常遙遠,距離陳作智構想中的——不同景區資源打通之后形成的裂變,乃至顛覆行業的創新,似乎要更加遙遠。


“我們需要更多的資金和團隊去落地。”至于目前究竟有多少團隊在經營這部分業務,陳作智并沒有給出具體的數字,只是強調:“不是拼人,我們派核心成員去管理就行,成功的經驗就可以輸出模式。”


另一家公司,要出發的創始人丁根芳,此前也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自己致力于資源端的決心,比如下沉到更多的新興市場,要在100多個城市布局網點,與多個產業行業跨界合作打造出更豐富的內容。


楊彥峰對這種思路是看好的,“目的地的產品是非常分散非常豐富的,沒有一家集中化的前端OTA巨頭能夠深度地掌控每個目的地的每個環節,旅游其實就是把本地生活服務變成了異地生活服務,它的綜合性非常強,所涉及到的企業和資源點也非常多,在這種情況下,一些腳踏實地扎根資源點和目的地的企業肯定是很大的市場機會的。”


面對如此龐大而分散的資源端市場,考驗這些企業的除了耐心還有財力。當然,越來越多的玩家入場,也讓形勢變得更加復雜。


比如一向不按常理出牌的愛彼迎早就把它那套共享房屋的玩法,復制到了旅游過程的其它環節,而最接近目的地周邊游的就是它的“體驗”功能——由當地人來制定和主導具有本地特色的體驗。即便在產品的專業度和及時響應上可能還無法與提供標準化產品和服務的周邊游企業相抗衡,但打出情感文化牌的愛彼迎無疑能吸引不少用戶。

Copyright ? 網絡旅游網平臺@2017

体彩7位数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