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旅游網平臺

香港旅游業是怎樣“作死”的?

鳳凰網2020-08-09 13:27:30

近日,黑龍江游客隨旅行團參加港澳游時,與人發生爭執而慘遭圍攻,命喪香港的事件轟動全國,據悉,事件的發生與旅行團強制購物有關。就在受害者尸骨未寒之際,昨天下午,一個北京旅行團在香港又遭遇強制購物,被關在珠寶店數小時。



這兩起事件都與大陸人熟知的“零團費”所引發的強迫購物密不可分。頻發的惡劣事件開始影響到香港旅游業,有內地網友立誓永遠不來香港。而十一黃金周期間,香港各區零售消費額則比去年下滑了30-40%,中心區鋪位租金紛紛大跌。


其實,在過去的十幾年里,“零團費游香港”所引發的沖突從未停止。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旅行團之所以還能存在,一方面是迎合了游客“貪便宜”的心理,另一方面也與香港旅游業“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監管脫不了干系。




為什么會出現“零團費游香港”?


“零團費”,其實是參加旅行團的游客以極低的價格繳納團費,內地組團的旅行社不出接待費就把旅行團交給香港的接待旅行社,對于香港的旅行社來說,這些團就是“零團費”。


甚至還有“負團費”,即內地負責組團的旅行社反過來要求香港的接待旅行社支付接團費給他們。那么香港的旅行社和導游怎么賺錢,毫無疑問就是購物。


其實,備受指責的“零團費”、“負團費”的玩兒法,最早就是出現在香港。香港公務員@淵流青年在微博上說:“是香港旅游業界在上世紀80年代初玩東南亞團的時候開創的嶄(zai)新(ke)手法。”


而在大陸,這種模式最開始出現在上世紀90年代初的泰國游,隨后波及新加坡、馬來西亞,這種玩兒法也造就了“新馬泰”成為當時出境游的標志。不過,惡劣的旅游體驗使得這種模式很難在“新馬泰”旅游上持續下去。


2003年,受到“非典”影響,香港旅游市場極其低迷。此時大陸部分城市開放港澳自由行,一些旅行社也打出低價來招攬顧客,“零團費”再一次涌現出來。而在當時,很多大陸人去香港就是為了購物,一些旅行社在組團時就高舉“購物團”的旗幟。



“零團費”帶來的沖突愈演愈烈


事實上,在大規模的“零團費游香港”出現之前,2002年人民網就曾曝光過“零團費游香港”的內幕。不過,在那篇新聞中,旅行社還只是與一些商店聯手“宰客”,導游靠吃游客購物的回扣牟利,并未出現強制購物,甚至是肢體沖突。


標志性事件出現在2006年,一個青海旅行團因為拒絕購物而被導游遺棄街頭,當時這一新聞震驚香港市民和傳媒,香港立法會也宣布對此高調跟進,要求政府提交改善建議根治亂象。


然而,接下來幾年,“強制購物”現象并未好轉,引發的沖突卻愈演愈烈。2010年5月,在一場與導游的爭執中,65歲的內地前乒乓球國手陳佑銘心臟病發猝死,事后揭發,帶團的女導游冒充他人身份帶團。而猝死的原因,疑不堪被迫購物與導游爭執、引發心臟病有關。


同樣是2010年,一個名為“阿珍”的女導游惡言威嚇旅客購物,短片遭曝光后令香港旅業“丑事”傳千里。女導游在視頻中對游客,以“沒飯吃”、“沒酒店住”等恐嚇性話語要脅和辱罵不購物的旅客,更怒斥:“我給你吃給你住,但是你們不付出,你這輩子不還,下輩子還是要還出來!”


到了2011年8月,一名香港女導游,因有女團員不滿強制購物而起沖突,并毆打內地游客被捕。警方以“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罪拘捕女導游。


而在今年,因為游客拒絕強制購物而引發的沖突案件,至少已有兩起,并出現了游客被毆致死這樣的悲劇。



“零團費”暴露了香港旅游業的扭曲現狀


2013年內地《旅游法》出臺后,“零團費”的現象曾經一度得到遏制,然后到了今年又死灰復燃。香港導游總工會理事長黃嘉毅曾表示,雖然今年內只有10%左右的內地游客通過旅行團來到香港,但是這一群體中90%的人都是采用“零團費”乃至“負團費”的方式運作。


許多旅行社在團費方面都有“兩本賬”,向上級機構提供的資料中,團費為數千元,但事實上團費可能僅有數百元甚至無團費。旅客不用花錢來港旅游,被要求購物是意料之中,因此顧客如果拒絕購物,旅行團常常采取激烈的手段。


至于手段為什么越來越激烈,這與香港旅游業扭曲的現狀和導游所處的地位密不可分。


香港立法會議員謝偉俊曾對媒體說:“2003年時,香港的旅行社只有80多家,但到今天,已經發展到100多家。而低價團費中活躍的,約有四五十多家,當中不少是大陸人開的,他們部分是辦‘一條龍’的購物團,即從旅行社和購物商店,都是同一個老板。”


而游客的消費狀況直接與導游的生存相關。在上世紀80年代末,香港導游還有固定底薪,游客不是必須給導游小費;到了90年代初,香港一家大型旅行社率先規定,要求游客必須給導游小費,同時減少導游的底薪;而2000年之后,導游不僅沒有底薪,還要墊付大筆錢作為團費支出。


“零團費”的導游正是如此,而“負團費”的導游甚至還要支付“買團”的費用,即支付大陸旅行社接團費,再加上墊付費用,這一切都要從游客購物產生的傭金中出。


但導游所占的傭金在比例上并不算多,黃嘉毅曾說:“傭金分配視乎產品而定,服裝及電器最少,導游可分得營業額的1~3%,手表可分得3~5%,珠寶可分得5~7%。”所以,導游為了“回本、賺錢”,要通過各種手段“逼迫”游客買買買。



香港旅游業“自己人管自己人”,難免睜只眼閉只眼


“零團費”、“負團費”強迫游客購物的現象這么嚴重,香港就真的沒有人來管這事兒嗎?


這要先從香港旅游業的監管模式上說起,準確地說,香港旅游業目前實行的是“議會自律監管為主的雙層監管模式”,其主要監管部門是“香港旅游業議會”,類似于旅游業的行業協會。


這個議會也并非擺設,2006年青海旅行團遭遺棄事件發生后,旅游業議會實施退款保證、記分制、導游指引、宣傳計劃等等,加強了對旅客的保障。然而,為什么這些措施沒有阻止旅游亂象的蔓延?有網友打開香港旅游業議會相關頁面發現:旅游業議會有近7000名注冊導游,目前只有1名被撤銷資格;旅行社違規個案僅僅在網站上刊登一個月,滿一月撤下;所謂“登記店鋪”記分,只有寥寥數家被扣分,而且沒有一次是因為“強迫購物”,沒有一家被吊銷過資格。


比如網友@淵流青年就在一篇評論中寫道:“此次鬧出這次事件的是蒂亞集團旗下的珠寶店,而這個集團的老板在臺灣就是因為旗下的店鋪經營手法有問題而被臺灣的觀光局列入黑名單內。然而在香港,經營手法如出一轍的店鋪卻逍遙法外。”


而且,香港旅游業議會甚至認為,產生亂象的責任不在香港,而在內地:“試問假如內地的組團社不以過低的團費招徠旅客,然后又不付接待費給香港的接待社,這個問題又怎會出現?”有媒體人反駁說:“如果覺得內地團不給接待費,香港本地旅行社大可不接生意,又何必硬接過來坑旅客的錢?”


另一位香港網游@金光燦爛百爪魚談到了香港政府在監督旅游業時遭遇的“體制問題”:“看到有人問香港立法會的功能組別是個啥東西。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物體。在美國國會的話,這類人其實算做說客,但在美國,說客是坐外圍的,但香港的這個功能組別就坐內圍,而他們代表的也不是選舉選民,而是他們自己的業界。比方說,如果你是由旅游業選出來的,是一定不會做阻礙自己業界的傻事。”


香港政府在2013年就聲稱,在2015年成立旅游業監管局,以取代沒有執法權力的旅游業議會。然而,2015年即將過去,旅游業監管局仍然不見其蹤。



別只抱怨游客“不成熟”,香港旅游業必須反思


“零團費”強迫購物的事情頻頻出現后,網絡上總會出現這樣一種聲音:貪小便宜吃大虧,按市場價走就不會有這種麻煩。這種說法有部分道理,一些游客貪圖便宜,報了這樣的旅行團;也有游客不了解市場,比如香港和臺灣出境游剛剛興起時,也出現過類似的情況,等到游客成熟之后,“零團費”就很少見了。


現實是,有一些花錢不少的游客同樣會遭遇強制購物,退一萬步,難道花錢少就該挨打嗎?頻出的強制購物事件,暴露的是香港旅游業的扭曲現狀和香港政府放任的監督。反過來想如果香港旅游業的狀況很健康,政府的監督也十分到位,“零團費”和“負團費”的玩兒法很難有生存空間。這一點,香港旅游業必須反思。


鳳凰新聞客戶端稿件,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鳳凰網(ID:ifeng-news)”是鳳凰網新聞頻道唯一官方微信公眾號。除了提供關于重磅事件、政經熱點的“大新聞”,也推出有趣味、有營養的新聞解讀。歡迎關注。

Copyright ? 網絡旅游網平臺@2017

体彩7位数开奖时间